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動物員 | 1st May 2011, 09:20 AM | 一般 | (388 Reads)
最低工資五一上馬,有人歡喜有人愁。當工管大學生做文員月薪僅8,000元,比快餐店做清潔    工的母親還要低;當花了5年時間和數萬元進修    ,由毅進讀到IVE,但月薪還不及一名清潔阿姐;當中五文員的月薪比中一侍應還要低兩成,最低工資推高一班80後青年的挫敗感,令他們對前路更茫然。

「我大學畢業,做文員5天工作,每日車錢30元,每天做9小時,中間一小時食飯,得8,000元一個月。阿媽做快餐店清潔,每日做10小時,30分鐘食飯,包飯,工作地點超近,在家樓下,不用車錢;最低工資開始,包飯鐘錢、包假期,月入8,400元。咩世界?唉……好灰!」去年大學畢業的青年在網上吐苦水。

毅進讀到IVE 5年人工7千

這位青年由工管文憑讀起,再讀英國    大學工管學士銜接課程。去年底畢業後,他曾見過十多份工,搵工3個月都無人請,他只求找一份月薪8,500元的文員工作,最後找到這份月薪8,000元的工作;但明天過後,工資將會比當清潔的母親還要低。

受最低工資挫敗的還有27歲任職屋宇署    外判文員的阿京,工作5年,月薪僅7,000多元,他坦言有點不好受,「由細到大都教要讀書才有出息,但居然人工比做清潔的、倒垃圾的還要低。」阿京03年中五畢業,會考只有兩分,當年遇著SARS    難找工作,惟有做地盤散工,後來找到屋宇署外判文員工作。

月薪才5,000多元,但阿京花了兩萬多元讀毅進,又在IVE(專業教育學院    )修讀屋宇測量5年課程,每年萬多元,現只讀到第二年,「讀完都已經30歲!」

朝9晚6文員 晚上兼職侍應

浮沉5年,阿京不離開屋宇署這份文員工作,是期望進修可轉職技術工作,但其實外判合約文員工作,對他之後申請技術職位沒優勢,一切要由零開始。

他慨歎很氣餒,「問心個句,讀書都是為加人工,為升職,為生活好些,但行來行去,一直付出時間和金錢進修,好像都爬不上去,開始覺得無目標,不知為甚麼讀書,看不到條路。」

阿京的女友也是當文員,他希望30歲結婚,但月薪7,000多元,坦言儲錢難,別說儲首期,即使租紅磡或土瓜灣舊樓,只是百多呎房間,月租也近2,000元,「都不知為何淪落到要租房住,但還有很多開支,都搞唔掂!」

阿京是家中長子,3兄弟現在還要逼在一間房,故結婚後不可能繼續留家居住。面對經濟壓力,阿京做兼職,朝9晚6是文員,晚上再做6小時兼職侍應。

食肆侍應8500元 僅需中一

對於文員會否受惠最低工資一起加人工,阿京不感樂觀,「你看那些僱主諗到盡都要扣飯鐘、扣假期,怎會這麼容易一起加。」

事實上,勞工處    最新職位空缺資料顯示,有餐飲公司請初級侍應,學歷僅需中一程度,月薪8,000至8,500元,時薪逾29元。然而,有公司聘文員,要求中五程度、兩年工作經驗,更需懂普通話及英文,及持保險牌照,月薪僅7,000元,時薪約38元。

但阿京仍支持最低工資,「不能憎人富貴厭人貧,不是學歷不學歷的問題,人家真的付出了勞力,根本是剝削,最低工資是還他們一個公道。」作為80後,阿京慨歎:「我都有付出努力,為何我們工資沒提高呢!」:(